此次马航事件中西传媒第一线交手让一些平时人

时间:2018-11-25 02:12来源:http://www.baidu.com/作者:佚名点击:

导读:
扫描关注公众号

本来一个作家去某国旅行,发几句牢骚,或者带着感情色彩夸张了一点,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何况是抱怨别人的国家。若在正常国度,恐怕如细石入海,涟漪都掀不起来。

各台自主制作的时事节目,一般是与政治无关的社会新闻构成。但为何国内部分沉重阴郁,国外部分轻松明快,时常喜剧?色彩分明的两个世界,经年累月地作用受众的潜意识,后果怎堪设想?

中英再发联合声明,其中提到英国不支持“西藏独立”。在当今世界,谁掌握概念设计权,谁就握有历史解释权。心口不一不仅仅是西方统治集团对付剩下的世界的常态。在外交获得成果的同时,我们也应注意一些细节。

大权力被侵吞,平民百姓是无所感觉的,那是史料上的一笔,普通人时时处处切身体验的恰恰是微权力。看一个国家发达与否,只看国库里有没有银子,那是还不明白“发达”的真实含义,发达国家与不发达国家的一条界线,就是对权力的控制能否直达细枝末节。

西方政见不同、东主各异的主流传媒在很多关键问题上却异常一致,不存在中国主流舆论所呈现的不共戴天的分裂。这种一致性正是我们中国人根本想象不到、内层密切相连的统一上层建筑。法国电影人如擅自越过Unifrance机构与外人谋,不会被政府下禁令但会被整个电影界扫地出门。是什么推动他们共同去做这事呢?

某央视春晚主持人新近离职“赴美深造”,这看似已很“平常”的举动,究竟暴露了什么问题,似乎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注意,一个各自为营、缺乏自我意识的上层建筑其实是不存在的上层建筑。在话语统治的时代,影响力才是权力,失去了影响力,一切都是白搭。

话语的胜利首先是实力的胜利,我们从传媒力量的强大与否所看到的,实际还是“世界上层社会”和其圈定的“世界下层社会”的那条分界线。在马航失联客机报道中中西媒体的力量对比,最警世的揭示并不是中国媒体如何不敌对手,而是世界的内核与外围,它的内核在哪里以及身处外围的我们在哪里。此次马航事件中西传媒第一线交手让一些平时人们不太在意的现实浮出水面

24日晚,北京丽都酒店的悲剧高潮被西媒以最夸张刺目的画面一刻不停地放大传播,似乎中国乘客家属的悲情成了这起扑溯迷离空难的主角,而这早在结果宣布前,便已被西媒悄悄酝酿。事发以来一直低调处理事件报道的法媒,自发现中国乘客家属是个可点燃的火药筒,不但可以用来炸中国政府,还可把中马关系搅得一团糟,专派人在丽都酒店守候,跟踪报道中国家属

此次马航失联事件中中国乘客家属的反应大大有别于他国受难者家属,西媒已找到这起事件中可下蛆的缝。中国人的精神世界总有一个理想境界,即弱者天然具有道德审判强者的权利,这使得有“能忍”口碑的中国人在这种时候一点忍耐精神都没有。但偶然的事无人能预料。

检验一个文明还有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上层建筑,就看这个社会还有没有外在行为的审美规范,这个审美权还在不在自己手里显露的不光是一个社会风貌的美与丑,也透射出这个文明的肩膀上是否顶着自己的头颅还是早已空空如也。丢失这个审美权与丢失自家文明的思想体系是前脚后脚的。

百多年来我们的思维就被这样定格:中国社会一切问题的错都是别人的,而每个个体都是无辜的。这不但主导了我们的文学艺术,也劫持了历史解释权。而这个成天弘扬集体主义的社会,实际人人在生活中只循着个人主义的方向行事。也许正因为如此,这个社会才产生了具有道德教化和规范行为作用的“儒教”,才需要强大政权的管束,才会时时刻刻祭出“良心”来作乱局的中流砥柱。

我只是想提醒那些因为你的行为觉得吃亏的人,你完全可以一直坐在“棋子”的交椅上,你有一堆同事坐在上面自扮“受害者”,以在洋人面前博取功名。我感谢你,因为你没有为此跑到某国大使馆要求“避难”;因为你不像你的部分同行,让我这么多年在西方电影厅里时时刻刻想挖个地洞钻进去。所以,在你向“所有人道歉”的时候,请把我剔除在外。

张维为推荐的书,为读者呈现了西方民主制度、法制制度、公民社会如何由强转弱的过程,并认为这种退化也是西方今天金融危机、社会危机和政治危机的深层次原因。萧功秦在荐书时,突出了改革家的悲剧,并联系到他本人所说的“薄壳效应”。边芹推荐的书为何被法国主流媒体封杀?江南推荐的书都与中国历史有关,它们是

西藏不叫Tibet,而是Xizang。反观我们自己的外宣媒体:Tibet,叫得不亦乐乎,生怕对不上人家的叫法。命名权是所属权的一部分,在民间潜意识里,名字与主人是连在一起的,易名就是换了主人。当商店皆起洋名,当“洋气”就是美的最高标准,新迷信是扎根土里了。

波尼法斯的原著造假的知识分子》),而因其被法国主流媒体封杀。封杀乃因作者指出了一个事实:顺从世界强势舆论潮流的知识分子即使满口谎言,也能得到媒体的吹捧;而一个坚持说真话的知识分子则往往被主流排斥。谎言专家在传媒的全面胜利原装原味已从西方拷贝到中国。“全球化”最快实现的目标是思想迷信的统一。此书已由河清教授译成中文经商务印书馆出版。

一个国家的力量和面目就在于具有“主人意识”的人数目的多寡。“成人社会”的支撑点就是“主人意识”,是“主人意识”决定着一个社会的自觉性、纪律性和凝聚力,“主人意识”的强弱可直接检测一个国家上层建筑的真实能力和统治阶层大大小小的零部件之品质。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

中国 一个 社会

推荐新闻-热点资讯-生活娱乐-科技兴邦-安达市新媒体资讯

推荐新闻-热点资讯-生活娱乐-科技兴邦-安达市新媒体资讯 备案号:

声明: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